咩田咩

好奇怪啊
出门看到前一晚的薄薄积雪
我竟然想的是
你的车子上也会盖着雪吗 像芝士奶盖一样的那种?

Propaganda Shanghai

想象不到自己变成大人的样子 但又不能拒绝长大

秋天是初见那个夜晚 凉风习习吹得心躁动不安 冬天是许多次的相见 灰黑色的背景里你直直走来 眼里有笑和倒影 夏天是你的墨镜遮住你的眼睛 你看不见我 我也看不清你 春天呢?好像从来没有过春天的记忆 找不到一个瞬间的感觉能和空气里的味道对齐

Marshall Kilburn